设为首页 网站导航   English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徒步登山 > 徒步旅行 > 正文

美国行,费城独立宫。伟大的《独立宣言》在此诞生

2017-10-13 08:30 来源:极限网 作者:千年的墨家

查看所有评论

早上,我们从新泽西的这个小旅馆出发,去费城,美国独立宣言和联邦宪法的诞生地朝圣。天上的白云如鱼鳞一般,非常漂亮。仅仅两天,我们已经充分感受到了美国环境的优美,空气的清新,阳光的透彻,把人很快晒黑了。我们笑着说,看到北京的雾霾也是优点,至少

早上,我们从新泽西的这个小旅馆出发,去费城,美国独立宣言和联邦宪法的诞生地朝圣。天上的白云如鱼鳞一般,非常漂亮。仅仅两天,我们已经充分感受到了美国环境的优美,空气的清新,阳光的透彻,把人很快晒黑了。我们笑着说,看到北京的雾霾也是优点,至少让我们不会感到那么晒吧。

大轿车上,我和爸爸坐在一起,欣赏着和议论着美国的农村风光,爸爸说,这干净、富庶、宁静和安详,甚至比欧洲要更胜一筹。

我们驶过著名的特拉华河。记得有一副著名的油画《华盛顿渡过特拉华河》,描绘了写当年美国独立战争时,在最艰苦的时候,华盛顿将军率领衣衫褴褛的大陆军于圣诞之夜,在费城附近东渡特拉华河,奇袭特伦顿英军,俘敌近千人,获得殖民地人民的第一个重要胜利,逐渐走上了胜利的道路。

如今的费城,依然是美国最重要的大都市之一,从桥上远远望去,费城有着漂亮的城市天际线。

独立宫。这就是美国《独立宣言》的诞生地。当年,这里是殖民地时期的宾夕法尼亚州的议会大厦,13个独立的美洲殖民地州在此开会,通过了由杰斐逊起草,富兰克林参与修改的《独立宣言》。

我们拿出一张100元的美元,那上面的图案正是这座如此朴实无华的二层小楼,朴实得就像一个小小的乡间教堂。

草坪东侧,有一个公厕,据说是根据华盛顿总统的建议修建的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公共厕所,也许也是世界上的第一个。我们都赶紧使用一下这世界第一方便之处。美国行,费城独立宫

门前,是华盛顿的雕像,他曾在独立宫里主持大陆会议,制定了联邦宪法。这位美国国父,在独立战争胜利后,先是辞去军职,以平民身份参选总统,两届总统任期结束后,他自愿放弃权力不再谋求续任,退隐农庄。这是世界政治史上,都是开创了先河,垂范千古。

虽然我们常常对自以为掌握了宇宙真理而傲慢和自私的美国人很反感,但美国的《独立宣言》的伟大,确实毋庸置疑。我们耳熟能详的那段名言:“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

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洛克的天赋人权和社会契约论,第一次成为建设一个国家的价值基础。在此之前,所有的国家政权基础,不是暴力或者是神权。这份宣言,意味着一种全新的基于人民之间相互契约模式的国家诞生了,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在美国独立宫前,85岁的爸爸很感叹。爸爸在他18岁那年,高中毕业,顺应历史潮流,投身革命队伍,马克思主义信念

即使经历文革,从未怀疑。我们家族的老一辈人,走过的道路其实都基本相仿。美国独立宣言所代表的价值理念,在改革开放后,很快被我们这一辈人所拥抱,继而影响到了已经年老的父辈。我想,这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因为马克思主义者的理想,其实与美国建国者的理想,本来就是一致的,即都是追求人性的解放,实现人的自由平等,马克思对未来的共产主义的框架设计从没有专政二字。

我也更注意到《独立宣言》中的后面的一段话:“为了慎重起见,成立多年的政府,是不应当由于轻微和短暂的原因而予以变更的。过去的一切经验也都说明,任何苦难,只要是尚能忍受,人类都宁愿容忍,而无意为了本身的权益便废除他们久已习惯了的政府。”革命,其实是迫不得已的最后选择,政治改良,本应是最现实最人性的道路,这也是我们国家正在走的道路。如果当时的英国君主乔治三世,可以接受这十三个殖民地州的呼吁,

给予其平等的立法权和国会代表权,就是说把当时的英国本土的制度,平等地搬到北美大陆实施,美国的独立战争就不会爆发。自由钟。钟面上刻着圣经上的名言:“向世界所有的人们宣告自由。”

全世界各地游客,都簇拥在这口钟前,听导游介绍自由钟的故事。

但是,这口钟,第一次敲响时,就裂了,几经修复,几次敲裂,其实,这口钟,现在已经不可以敲响了。呵呵,我想这其实也挺讽刺的吧,是不是象征着美国的民主自由制度其实也很脆弱?

作为一个工科男,我是有质疑的,美国独立宣言的理论基础,天赋人权和社会契约论,何以证明就是正确的,可以用物理学定律那样被推导出来吗?

如果逻辑推理不行,那么我们是否可以用历史的经验归纳法证明呢?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其实可以证明的是,更残暴和专制的国家更可能是历史的胜利者,希腊联邦国家的民主制度只是历史上的一个浪花。

科学家的观察证明,一个自由人的群落,如果任其自由发展,结果一般不会是人们自由契约而成为一个民主架构,而是更可能因为相互的暴力攻击,导致暴政。

所以,其实所谓天赋人权和社会契约论推导出来的自由民主法制法则,未必的是社会进步的必然,只是人类的理想体系之一,只是我们认可的理想。与之并列的,各种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或佛教、各种思想,纳粹的国家社会主义,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都可能是一部分人认可的理想,这些思想,有些可以与自由民主理念相容,有些则不能相容,除非经过改造。那种思想体系能够最终取胜,其实,还是由物竞天择的进化论决定。

我走过一些国家,深深看到宗教对人类思想的控制深度,人们对来世的期待常常胜过对现世的追求,为了来世,那些勇敢的人,可以牺牲自己,也不吝惜牺牲他人,极端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就是这样一些人。所谓普世价值观,面对来自极端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等各种形式的专制主义的挑战。有时,我会觉得美国人确实很天真,或狂妄,自己认为有一套好东西,有一本独立宣言,就一定要送给所有人,甚至不惜动武动粗,

就像我们当初输出共产主义理想一样,结果常常碰壁。但我依然相信,独立宣言中所昭示的人类理想,更令人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向往,因为更能代表多数人的利益,更能代表人类的进步。我们的东亚文化中,如果摒除了犬儒主义,完全可以拥抱这种更符合人性的理想。

我们一家三代,走过费城的那条古老的街道,走过那些250年前的耀眼的红墙和黑暗的铁窗。我知道,人类的未来其实充满了变数,依赖每个国家,每个民族,每个人的选择。我这随笔而下,才突然察觉到,我把一篇费城摄影游记,写得完全跑题了,罪过。(图文:千年的墨家)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相关主题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表情: